免费咨询热线

010-63736203

最新公告:服务项目:居民搬家、公司搬家、拆装家具、搬运钢琴、办公室搬家、长途货运。
服务项目
联系方式

地址:京城八区均有分布

电话:010-63736203

Q Q:010-80933945

邮编:010-57108110

邮箱:1412707804@qq.com

十五岁少年被同学毒打四小时后丧命
文章来源:北京长途搬家公司 更新时间:2016-05-16 18:40

今年5月初,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向各地印发《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地各中小学校针对发生在学生之间,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伤害的校园欺凌进行专项治理。 就在《通知》发出前的几天,4月23日,山西运城绛县卫庄镇下村,一位名叫张超凡的15岁少年在网吧被6名同学殴打长达四小时后死亡,4小时中无人阻拦、报警。 6名嫌疑人与张超凡有什么深仇大恨?在张超凡生命最后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学校对此是否知情,又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5月12日,张超凡下葬刚刚七天,央视《面对面》栏目的记者来到这个家庭,试图通过与张超凡母亲的对话找到这些答案。 15岁少年命丧网吧 山西运城绛县卫庄镇下村,第一居民组的张宏伟和田雪娟夫妇的家是村里的贫困户。田雪娟是张超凡的母亲,她和丈夫张宏伟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失去儿子的残酷现实。 田雪娟:想到我儿子被打几个小时后的惨状,我都不敢睡觉。孩子被打了几个小时,活活打死,孩子是受多大的折磨和摧残。这些孩子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这是未成年人做的事吗?我真的没办法接受,真的。因为我在我家也是独子,我老公是独子,我儿子是我们两姓家的,唯一的一个男孩。 4月23日早晨4点左右,张超凡父亲的手机接到120打来的电话,说张超凡在网吧快不行了,让他们赶紧去医院。 在医院急诊室过道,田雪娟夫妇又遇到三个与自己儿子年龄相仿的孩子。 其中一个还是儿子的同学,去过她们家吃过饭。他们告诉田雪娟,他们在网吧玩,在二楼发现张超凡叫不醒就打了120。 田雪娟夫妇没有太多理会这些孩子说了什么,而是急忙赶到急诊室内,在这里田雪娟看到让她永生难忘一幕。 田雪娟:上衣没有,没有上衣,我儿子躺在那儿,身上全是伤。 耳朵这儿特别大一块青,当时我的第一感觉,肯定是被人打了,因为不打怎么会有伤呢,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医生就说不行了。 记者:你问医生了吗,儿子的伤是怎么来的? 田雪娟:医生当时说那肯定是打的 记者:你想到会是谁打的吗? 田雪娟:不知道 ,我当时根本想不到会是谁打的 ,因为没有人告诉我,有一点点症状。 田雪娟的丈夫张宏伟迅速向当地公安局报了案,警察第一时间赶到,控制了现场,并查看网吧的监控视频,迅速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让田雪娟万万没想到是,打死她儿子的凶手就是送她儿子去医院的那三个孩子,以及她在网吧门口遇到那几个孩子。案发第二天,当地警方通报,公安机关对六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拘留。这六个孩子都是绛县华晋学校的在校或休学学生。 “张超凡几乎天天被打” 在孩子留下的手机上,田雪娟找到了自己儿子被打致死的一些线索。在一个QQ学生群里,她看到学生们之间这样的谈话内容:“那怎么下那么狠的手”,其中有同学回答:“张超凡几乎天天被他打”、“当时把张超凡吓得,都跑出学校了”等等内容。这让田雪娟第一次了解到儿子生前在学校的遭遇。 除了定期给生活费,田雪娟夫妇很少跟儿子交流学校的情况。儿子被打致死后,在田雪娟心中,儿子平时很多的反常举动终于有了模糊的答案。 田雪娟:去年11月份的时候,有一次我儿子说不住校,老师把他爸叫过去,说为什么你不在学校住,我儿子说有一个姓任的,和十几个同学向他要钱,我儿子没给,他们就把我儿子堵在厕所里,狠狠打了一顿。 记者: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田雪娟:就是去年11月份的时候。 记者:他找您儿子当时勒索多少钱? 田雪娟:多少钱,也不知道是十块,二十块。反正我儿子没给,就是没给,就被暴打了一顿,所以他才告诉了学校。 记者:学校怎么处理的? 田雪娟:学校当然就让这个姓任的孩子,退还了所有孩子的钱,总共就四百多块钱,因为勒索的不是我孩子一个人,可能就是因为这些结下仇了吧,我儿子害怕在学校被他们打,所以坚决不在学校住。 记者:这些同学跟您的儿子是什么关系? 田雪娟:这些打人的孩子是一个年级,不同一个班,他们都是初三的学生。 华晋学校曾是一家工厂的子弟学校,因近年生源变少,去年9月,卫庄镇的卫庄中学并入了华晋学校。从小学三年级起,张超凡进入这所学校读书。学校离家2公里,不通公交车。初三之前,张超凡上下学均由父亲接送。去年,张超凡升入初三,考虑到孩子已经不小,田雪娟夫妇就让儿子住校。然而,张超凡住校不久,就发生了被勒索钱财的事情。今年三月,由于家中忙碌顾不上接送,张超凡重新开始住校。 田雪娟:住校没多长时间,大概就是三月几日,我也忘了几日,六七日的时候吧,一个晚上,我把儿子送到学校,我儿子就没去学校。老师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在外面找找,在学校外面找到我儿子。 记者:他在干吗? 田雪娟:他当时说,好像是有人打他劫他,我说劫你,你为什么不告诉妈妈,他可能也是在外面晃悠晃悠,就迟到了吧,也不敢进校了。 田雪娟回忆,当时她反复讯问儿子发生的事情,但儿子就是不告诉自己。 田雪娟:我儿子可怜,你知道吗?向谁诉说,回家了跟我们说,我们再找学校,他们会更打我们儿子,我儿子都不敢告诉家里。儿子根本就不敢说,只有默默承受。我儿子以前也挺爱说话的,后来好多不说了。 逃离校园 噩梦就此停止了吗? 我们无法知道15岁的张超凡承受着什么样的压力,就像田雪娟觉得的那样,十五六岁的孩子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她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然而几天之后大事真的来了,儿子提出,不读书了,要打工。 田雪娟:他就说我不想上学 ,我学不进去 ,这是他的理由。 记者:他的学习成绩怎么样? 田雪娟:他就是中游吧 ,以前就是中游一直 ,并不算差。 田雪娟:不算差。他以前有流露出不想上学? 田雪娟:没有,一直都没有这个念头。 休学后,张超凡在家呆了几天,然后又去学修摩托车,由于赚不了多少钱他又不去了。田雪娟介绍,之后他就在卫庄镇这家名叫“网络快车”的网吧当上了一名网管。 记者:他为什么那么想挣钱? 田雪娟:我儿子就是要挣钱,供这些孩子花。 记者:供哪些孩子花? 田雪娟:这次打他的几个孩子花。 记者:这些孩子一直在找你儿子勒索钱,是吗? 田雪娟:对呀。 记者:等于一直都没有停止过,是吗? 田雪娟:对,一直没有,因为平时我给儿子钱,十块八块的,我儿子有钱就给他们买点东西 记者:因为什么? 田雪娟:他们说我儿子跟这些孩子在一起 ,他有钱就给他们花 ,没钱的时候他们就打他。 关系最好的人却是“下手最狠的” 张超凡休学后,田雪娟一度觉得,不在学校,那些孩子就不能欺负自己儿子了。但她怎么也想不到,欺凌从学校延伸到了校外。事发当晚,“(他们)让我孩子给他们买饮料。那天晚上,我们就给了儿子十块钱,他们那么多人,我儿子肯定没有那么多钱买饮料,他们就打我儿子”。 田雪娟说有一个参与打他儿子的学生,几天前还和他儿子一起去春游,当时看起来关系很好,但下手时却是最狠的。 记者:为什么他们关系这么好,他们却对你儿子下这么大的狠手? 田雪娟:我不知道他们,真的我想不通。我就想问问他,为什么?他打的时候不是一次打,网吧里打,网吧外面打,下面有一个修摩托的地方还打,一直把我儿子拖到小公园里,这么粗的棍子都打成几截。 田雪娟:尸检出来,我儿子心肺都打破了,小脑也打坏了,你说这是一下子能打出来的吗?几个小时你说你们是孩子,你怎么能忍心把他打死,你当时为什么不给他一点活命的机会。 同学选择旁观 网吧急于撇清关系 事发的“网络快车”网吧,也就是张超凡丢掉了性命的地方,现在已经被运城市公安局华信分局刑事侦查大队贴上了封条。根据张超凡的妈妈告诉我们说,张超凡当天,本来要跟两个好朋友玩儿,但张超凡因为要到网吧上班就没去。但是事后网吧的老板却跟张超凡的妈妈说,网吧当天已经跟他解除了工作关系,给了他两百块钱,把他解雇了。 田雪娟说还有一件事她无法理解,当时儿子被打时,网吧里有张超凡的同学,但他们没去劝架,也没有把这些情况告诉家长,而是保持了沉默。 记者:他的同学,怎么也不来告诉一下家长? 田雪娟:没有,我不知道现在这孩子,你根本就问不出来。 记者:你觉得孩子们为什么拒绝说? 田雪娟:也可能,不想惹事,怕被打吧,现在的孩子都是自我保护意识,不想招惹是非,他们学校十几个人,他们不怕吗?谁不怕挨打? 学校督学:我不清楚,那是你的事情 事实上,田雪娟也想了解儿子在学校的情况,但华晋学校却以孩子已休学,事发时不在校等理由,一直拒绝与他们相见。 记者:您觉得学校应该怎么办? 田雪娟:学校应该及时和学生沟通 ,关心每一个孩子,因为他们是在学校,不让他们在学校受到任何的威胁,及时发现各种问题,及时处理,不要再让这样事情发生了。 然而,当记者试图联系华晋学校的督学时,却遭到了拒绝。我们像田雪娟一样,无法进入校园,更无法见到学校领导和老师。 记者:您是华晋学校的督学吗? 督学:这件事情我们不清楚,我不在家。 记者:那您能联系到这个学校的校长,让我们进去采访吗? 督学:不知道,我不知道校长的电话号码。 记者:那校长的名字,您方便告诉我吗? 督学:我们都是小号,你们也联系不上。 记者:我们能够找谁呢,谁能够说清楚? 督学:我不知道,那是你的事情,那不是我的事情。 督学:你要找的是谁啊? 记者:我要找孙士俊。 督学:你是外地人,你不懂绛县的事情。 记者在学校的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可是没有人应答,也没有人打开关闭的大门。记者按照绛县教育局监制的督学责任区的公示牌,打了这上面所有的电话,可是这些督学告诉记者,对于张超凡校园欺凌的这个事件,他们一点都不知情,而且华晋学校的校长,管理者到底是谁,他们竟然也不清楚,对于这个发生在校园里的,长期的这样一个校园欺凌的事件,也许他们更无从知晓了。 寄托了两个家庭希望的孩子 张家是出生土长的本地庄稼人,张超凡的父亲张宏伟是本分人,不善言语,在我们采访的过程中,一直闷着头抽烟。母亲田雪娟能干,但却也从来不招惹是非,更别说得罪他人。张宏伟和田雪娟都是独生,一双儿女中,女儿在外地上大学,作为男孩,张超凡寄托了两个家庭更多的希望。今年春节,全家人还聚在一起为张超凡策划未来,而现在,希望彻底坍塌。 记者:儿子平常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 田雪娟:我儿子是个挺喜欢和人交往的这种性格。 记者:很热情吗? 田雪娟:对 ,谁要是有事叫他帮忙,跑得挺快的,要说干啥,我儿子马上就去帮人忙去了再一个,有时候跟谁生气了,或者吵架以后,过完之后又好在一起了,根本不和人记仇。 田雪娟:儿子是个心很大的男孩,有时候我们不在家,他在家的时候,就把地每天给我拖干净了,他爸回来的时候,每天弄一杯茶水放在这,晚上有时候我们回来晚了,我儿子就熬点粥蒸点米饭,能做的我儿子就做好放那。 记者:挺知道心疼人的? 田雪娟:挺知道心疼人的,您是不是过去从来没有想到过,住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根本没想到,因为我觉得,我的感觉学校是安全的。 新闻多看点 NEWS MORE 校园欺凌问题进入国家议程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日前下发了《关于开展校园欺凌专项治理的通知》,根据这份《通知》,各地各校将按照“学校自查、县级普查、市级复查、省级抽查”的程序,对专项治理第一阶段专题教育情况、规章制度完善情况、加强预防工作情况、校园欺凌事件发生和处理情况等,进行全面自查、督查和总结,形成报告并逐级上报。 专项治理期间仍发生校园欺凌事件,造成恶劣影响的,将予以通报、追责问责并督促整改。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根据各地治理情况,组织督查组对各地专项治理情况进行实地督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