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

010-63736203

最新公告:服务项目:居民搬家、公司搬家、拆装家具、搬运钢琴、办公室搬家、长途货运。
服务项目
联系方式

地址:京城八区均有分布

电话:010-63736203

Q Q:010-80933945

邮编:010-57108110

邮箱:1412707804@qq.com

搬家公司缩减、衰落、危机
文章来源:北京搬家 更新时间:2015-10-23 19:48

按照往年的惯例,每到年底就会有很多市民集中搬家,乔迁新居。然而,由于楼市的不景气,北京的潜在购房者都在选择持币观望。失去了这一大批客户,对于那些以搬家为主业的搬家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目前我们主要是依靠其他业务生存,比如搬运钢琴、浴缸等。”李经理告诉记者,下半年家庭搬迁业务就开始减少,相对去年同期,大概减少了一半。李经理说,上半年的时候,他正好赶上胜利片区拆迁,搬家的市民不少,一年中就忙活了那一阵子。“但下半年,很少接到家庭搬迁的单子了。我们是切切实实地感觉到来自房地产市场的压力了,现在买房子的人太少了。”

  据李经理介绍,每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就得3000元-4000元,如果靠当下的形势,他的公司很难继续存活下去。

  无独有偶,不少搬家公司都在为业务量锐减头疼。据介绍,去年这时候,一辆搬家车一天能接五六单生意。而现在,一辆车平均一天能接两单生意也很难。“这就如蝴蝶效应,楼市的不景气,也导致了搬家市场的冷清。”申文志说,相对去年同期,他公司的家庭搬运业务减少了20%左右。

  据了解,今年的搬家费用比去年有所上涨。“去年起价是280元,今年涨到了300元。”北京搬家公司的李经理说,上半年旺季时起价达到过350元。

问题是现实似乎总是和人们的愿望作对。

  不过坚持“涨价有理”的市民吴应寿还是担心:“这些北京搬家公司组成联盟,会不会对整个行业形成垄断,那可能会损害到消费者的利益。”

  松散“协会”

  7月18日,北京搬家低调涨价后,就有媒体以《“协会”发通知搬家公司集体涨价》为标题进行了报道。按一些搬家公司的说法,“行业协会”主导了此次价格上调。

  “现在还没有协会,怎么会主导?”黄维宏说,“我们倒是一直想成立搬家协会以实现行业自律。”

  2003年,当时通力、宏远、路路通、万通4家兄弟搬家公司提出组建协会。“当时搬家公司经常面临一些政策性问题,比如‘人货混装的问题’、‘加高栏板的问题’等,这些没有明确规定,都要和交通、交警部门协调,靠单个搬家公司是不可能解决的。”协会最早的倡导者黄维宏说:“就是想逐步摸索制订一个行业规范。”

  当时北京搬家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行业准入门槛很低。“有一台二手车就可以开展业务,一时出现了很多夫妻店、兄弟店,搬家公司和客户的矛盾也日益突出。”黄维宏说,“当时普遍存在客户的物品损坏了,一些没有资质的小公司转身换个名字继续经营,客户想找赔偿都没办法,协会其实是搭建一个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平台。”

  黄维宏等人准备了材料,去民间组织管理局登记,但搬家行业没有政府部门管理,没有获得批准。“我们向市运管处申请搬家资质证,运管处却让我们找交通局,交通局认为这个行业不够大,转了一圈,没有人愿意当你的婆家。”黄苦笑着说,当时的申请材料至今还整齐地保存在他的抽屉里。

  黄维宏等还是按照自愿的原则成立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组织,联盟的搬家公司共享客户资源,协调内部问题。7月25日上午,两家搬家公司为了争夺一单生意,互相压价,黄维宏出面进行协调,才把问题给解决了。

  “市场逐渐萎缩,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黄维宏说,联盟更松散了,但是大家有问题还是愿意找名存实亡的联盟解决。

  鱼龙混杂

  现在看来,黄维宏们希望联盟能够搭建一个为客户解决问题的平台的愿望似乎遥遥无期。

  金纹羽7月20日搬了一次家。她从广告上看到一家兄弟搬家,打电话过去,对方报价260元,约好次日中午12点来搬家,可金纹羽一直等到了下午3点,北京长途搬家公司的工人才过来。装车前,金纹羽事先把一些轻便的东西放在了柜子里。等搬家公司的工人把所有的东西搬出来,金纹羽的麻烦也就来了。

  金纹羽叙述,先是提出柜子里装了东西,要涨价到290元才搬;接着装车时,剩下了一个柜子,他们是死活不装了,非要再装一台车,她也就同意了,但只愿意多加点钱,而搬家公司则要求按照一台车的出车费来收。僵持不下,带车班长居然一句“我不管了”,指挥工人把已经装车的东西卸在楼下。当天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装在车上的东西就一直淋在雨中。她打电话给公司负责人,被告之经理不在。

  等雨停了,把东西搬到新居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带班班长再次提出装了两次车,要求金纹羽支付520元的搬家费。金纹羽也是横了心,等搬家公司经理来了再说。

  一直到次日凌晨4点多,经理打电话来找人,还批评金纹羽说:“你和民工计较什么啊。”直到7月27日,搬家公司也没向金纹羽索取搬家费用,金纹羽打电话给该搬家公司也是一直无人接听。

  金纹羽说:“有价值数万元的艺术品因此次搬家而受损。”

  “各自为政、混乱、无序经营。”新通力董事长张宁用一连串灰暗的词语总结了搬家行业十年发展的状态。这位兰州搬家行业的开山者认为,至少有1/3的搬家公司是没有任何经营许可的。

  “这些所谓的搬家公司不用缴纳税费,没有管理成本,一旦出了事情,换个电话,另取公司名字继续开张,他们可以把服务费降得很低。”任中无奈地说,“这些公司的价格优势是我们正规公司很难做到的。”

  黄维宏说:“搬家行业正在急速走下坡路。”

  任中还在为搬家公司生意清淡而发愁的时候,黄维宏正坐在自己开办的幼儿园里吹空调。两部电话不时响起,多是各搬家公司打过来的,这时黄维宏说:“又有麻烦了。”这个在搬家行业折腾了多年的中年男人说这句话时语调轻松。

上一篇:个人搬家服务测试

下一篇:没有了